天下第一懒人

夜光杯 以何养鼻

再有“天下第一懒人”印。此为题外话。 我一直在猜测白蕉先生的这个字号,窃以为其画兰为近代翘楚,自当种兰写生,养鼻也就成为日常享受。兰花幽香足克养鼻,或为...

潇湘晨报

懒人的境界谁最高?

懒到这个境界已不是凡人,称之为“天下第一懒人”也不为过。 有这么一个笑话。一天晚上小偷光顾一家,看只有那口大黑锅还值点钱,便揭下来就走。这家男人去追,...

浕水楼台